当前位置:锦上装饰有限公司旅游三星堆遗址文物图片 三星堆遗址祭祀坑在哪
三星堆遗址文物图片 三星堆遗址祭祀坑在哪
2022-09-22

这一次三星堆遗址出图的文物非常多,总共有五百多件,所以相关图片目前不一定完全有,以下只是部分的文物图片,这一次发现了六座祭祀坑,为研究三星堆的相关文明提供了很大帮助。

三星堆遗址文物图片

3月20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通报,考古工作者在四川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

新发现的五号坑中,三星堆考古发掘出土大量黄金制品,其中包括一张独特的金面具。与三星堆遗址一、二号坑中出土的金面具相比,此次最新出土的金面具,显得格外厚重且与众不同。

三星堆遗址的所在地原来叫三星村,得名于那里有三个略显突兀的小土堆,排列宛若天上的三颗星辰,而在遗址北面,是形状如一弯新月的月亮湾台地,这个景观组合在历史上叫做“三星伴月”。上世纪七十年代要修建一座砖厂,于是准备取三个土堆的土作为基建之用,在施工过程中发现大量陶器,可惜等到文物部门赶到之后,三个土堆被破坏得只剩下了半个。后来经考古学家研究,三个土堆其实是古代城墙的残段。

三星堆遗址祭祀坑在哪

地址:四川省德阳市广汉市向新路

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祭祀坑”平面均为长方形,规模在3.5-19平方米之间。目前,3、4、5、6号坑内已发掘至器物层,7号和8号坑正在发掘坑内填土。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鸟型金饰片、金箔、眼部有彩绘铜头像、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精美牙雕残件、玉琮、玉石器等重要文物500余件。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表示,通过历年三星堆的发掘,初步明确遗址三重城圈格局:第一重为月亮湾小城,第二重南界为三星堆城墙,第三重南界为南城墙。既是不同的分区,也代表了不同的营建年代。

据介绍,第一重城圈内分布着大型建筑区和条祀场所,以及疑似的手工业作坊区;第二重城圈为普通居住区;第三重城圈为祭祀区。此外,经中国丝绸博物馆检测,新发现的“祭祀坑”曾经有丝绸存在。目前,已基本立起遗址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西周时期的编年体系和宝墩文化——鱼凫三期文化——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的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

三星堆遗址“祭祀坑”考古新发现进一步展示了三星堆遗址和三星堆文化的丰富内涵,有助于推动三星堆文化研究深入开展。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表示,此次新发现有助于解决一些长期悬而未决的学术问题,包括最基本的年代问题;也能为我们完整认知三星堆当时的礼仪空间、宗教思想以及宇宙观念提供非常重要的资料。

首先,从目前3~8号坑出土的文物来看,新发掘的祭祀坑性质和原先的1、2号祭祀坑基本保持一致,即器物大多被砸碎、焚烧后掩埋;埋藏时间不早于殷墟1期,不晚于殷墟3期;大量的象牙、三星堆式青铜器(人面具、祭坛、神树)、南方青铜器(罍、尊)、金器(金面具)等,极大地丰富了三星堆文化的内涵,但是并没有出现颠覆性的发现。

第二,从目前所出的器物来看,三星堆文化的面貌比较复杂,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三星堆绝非一个完全独立出现的青铜文明,更不可能像某些哗众取宠的人宣扬的“由外星人建立”,而是一个和中原地区、长江下游地区的青铜文明进行过密切交流的青铜文明。

三号坑发现的两件青铜方尊,可以明显地看到,在青铜尊肩部饰有羊头,站立小鸟,腹部有鸟纹,在尊座上也装饰了兽面纹,这两件青铜礼器体型较大、装饰复杂繁缛,显然具有重要地位。这两件青铜器不论是器形还是纹饰与三星堆祭祀坑中常见的青铜面具、青铜人像等都有巨大区别,而与晚商时期中原、长江下游的青铜礼器极为接近,可见,这些青铜尊并非本地文化要素。进一步观察,我们发现,在青铜尊、罍肩部装饰牺首、立鸟的做法,与安阳殷墟的典型晚商文化有一定区别,而与中、晚商时期长江流域的装饰习惯相符。

根据崔剑锋团队进行的青铜器金相学和铅同位素研究,三星堆1、2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器均含有一种高放射性成因铅,这表明三星堆使用的金属原料与同时代长江中下游的吴城文化(新干大洋洲)、部分殷墟出土的青铜器拥有相同的来源,目前根据推测,这些特殊矿料应当出自于长江中下游某处。此次出土的青铜器再次证明,三星堆的那部分【非本土风格】的青铜器,均与新干大洋洲等长江中下游遗址有着密切的关系。

三星堆文化的来源

三星堆文化是古蜀文明的早期形态,起止时间约从公元前18世纪初到公元前12世纪中。在三星堆文化之前,四川盆地成都平原存在的古人类创造了宝墩文化,时间范畴从大约公元前2700年到1700年。宝墩文化时代古人类已经开始建筑城墙兴建城市,还出现了礼仪性建筑。宝墩文化的古城遗址散布在成都平原上,其中宝墩古城面积约60万平方米、鱼凫城约40万平方米、郫县古城约31万平方米紫竹古城近20万平方米、芒城和下芒城各约10万平方米。非常重要的是,稻米种植在宝墩文化时期传入四川,四川大地开始进入稻米、小米的混作阶段,古人在排水情况好的旱地种植小米,在河流、湖泊边缘水源丰富的农田种植稻米。但是由于稻米种植严重依赖于灌溉,所以在水利技术并不发达的上古时期种植面积还是有限的,直到战国末期李冰修建了著名的都江堰,保障了稳定的水利灌溉之后,稻作在四川盆地才进一步流行开来。

宝墩文化是四川盆地最早的考古学文化,那么宝墩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考古学家在四处探求时,在什邡市桂圆桥发现了一处人类活动的遗址,年代确定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 通过出土遗物的研究,这处人类遗址很可能是茂县营盘山遗址(年代为公元前4000年—3500年)的古人迁徙而来。这样我们就能构建出四川盆地早期的古人类来源路径,茂县营盘山→什邡桂圆桥→新津宝墩→广汉三星堆。